主頁 > 娛樂 > 正文

機構改革後,如何保護“保護地”

公布时间:2019-10-09 13:26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东莞报业网小编  

 
 
機構改革後,如何保護“保護地”  
 

機構改革後,如何保護“保護地”

王朗自然保護區。徐衛華供圖

中國是生物多樣性的一片沃土,約占地球陸地面積6%的廣袤土地上,有濕潤的熱帶森林,有一望無垠的平原草場,也有宏伟險峻的冰川雪山,千裏冰封的永久性冰原……這裏擁有全世界15%的脊椎動物和12%的植物物種。

但同其他任何國家一樣,中國也面臨著保護生物多樣性的艱巨挑戰。在2018年大刀闊斧的政府機構改革後,這項事業迎來了一片新局面。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志云团队系统分析了政府机构改革给中国自然掩护地建筑带来的机遇,提出了一系列完善自然掩护地体系的建议,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国际生态学领域顶级期刊《生态与进化趋势》(Trends in Ecology & Evolution)上。

九龍治水,混亂在所難免

中國共有約1.2萬個自然保護地,其中嚴格意義上的自然保護區有2700多個(截至2017年),總面積約147萬平方公裏。

除此之外,中國還建立了許多其他類型和名稱的自然保護地,諸如森林公園、風景名勝區、地質公園等,這些自然保護地的面積通常都比較小。

論文指出,占中國國土面積20%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卻長期面臨一個核心問題:交叉重疊的治理模式。某一個具體的自然保護地,往往由一個以上差异的政府部門或機構管轄。這些實體機構會根據各自差异的職責權限,爲保護地制定差异的規劃目標和治理規則。以海南省爲例,118個陸域和濱海保護地中,至少有50個存在部门的行政治理重疊,其中自然保護區、森林公園和風景名勝區的行政重疊水平最大。

“這種‘九龍治’的模式,導致了一系列問題。”論文通訊作者歐陽志雲說。

首先是難以對全國的自然保護地開展統一規劃。由于缺乏“自上而下”的系統設計和全面規劃,我國現有的自然保護地體系與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的重點區域不相匹配。好比,我國的自然保護地多集中在西部,尤其是青藏高原地區。而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的許多關鍵區域分布在中國的東部或南部,這些區域的保護地建設嚴重不足。

其次,差异自然掩护地的掩护与治理目标不一致,甚至相互冲突。风景名胜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地质公园、水源地掩护区、社区掩护地……尽管名目繁多,但这些区域却经常有着相似的功能,特别是旅遊、娛樂等能直接带来經濟回报的功能。相比之下,生态掩护等公益性的功能却很容易被遗忘。

1978年,原林業部將九寨溝作爲國家級大熊貓自然保護區治理。自1982年起,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也將其列爲國家風景名勝區。2004年,這裏又成爲國家地質公園,承擔原國土資源部的地質景觀保護任務。

如此,這片土地就被賦予了至少三個名字,由三個差异的政府部門治理。

“尽管是同一批行政人员在实施具体治理,但差异类型掩护地的治理目标之间却难免发生冲突。当掩护与进展发生冲突时,治理部门往往选择后者。”欧阳志云对《中国科学报》说。而蓬勃的旅遊业在带来显著經濟效益的同时,也很可能影响物种掩护效果。

根據原國家林業局發布的全國大熊貓調查報告,從1988年到2013年間,該保護區的大熊貓數量有所減少,而周邊其他山脈大熊貓的數量卻在增加。

最後,是自然保護地分類體系與國際接軌的問題。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根據主要治理目標將自然保護地分爲6類:嚴格自然保護區、原野保護地、國家公園、自然紀念物、棲息地/物種治理區、陸地/海洋景觀保護地和資源保護地——每一類都有明確的保護目標和配套標准。

“而中國雖然有差异的保護區級別和類型,但目前這些分類體系都不能體現治理目標、檢查標准和治理方式上的差別。”中科院動物研究所副研究員解焱曾撰文指出。

三江並流,如何依法治理?

在雲南省的西北山區,金沙江、瀾滄江和怒江三條大江並行奔流,山高谷深、雪峰皚皚,遍布珍禽異獸——這裏是中國三大物種多樣性中心之一,也是世界級的物種基因庫。

1989年.這裏被列爲國家風景名勝區,2003年又進入了世界自然遺産名錄。不僅如此,這裏還先後建立了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地質公園、森林公園……差异的牌子之下,空間重疊很大,卻遵從著差异的治理規定。在很多情況下,這些治理規定不僅互相矛盾,甚至還會互相抵消。

熱門  
東莞新聞  
國內新聞  

Copyright&copyDongguan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內容爲東莞日報社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
ICP證號:粵ICP備05041375
东莞日报社 设计维护 最佳分辨率:1024×768